13573770468
快速导航
13573770468
详细内容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详细内容
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的地方,以前竟是一片盐碱地
发布时间:2019/3/28

本文刊于《中国妇女》3月(上)


微信签名“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”;

女儿名字“玫瑰”;

无论天涯海角,

她的朋友圈日更一组玫瑰美图……

杨莹沉浸在她的玫瑰王国里。


杨莹    海南玫瑰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,上海兰德花卉种业有限公司董事长,三亚亚龙湾国际玫瑰谷创始人,三亚玫瑰风情小镇创始人。



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》,十年前朋友发给杨莹海子这首诗时,玫瑰刚刚在三亚开花,杨莹一口气读完了海子所有的书,为那清新隽永而动容。十年后的今天,她觉得这十年来的每一天,都诠释着“春暖花开”的诗情画意。


01

盐碱地开出玫瑰花



“总书记问我:你们的玫瑰有多少品种?我告诉他,有两千多个品种、两千多种颜色的玫瑰,绽放在我们这两千多亩土地上。”


2013年4月9日,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玫瑰谷的那一天,杨莹终生难忘。让她印象最深的是,总书记问:这里是碱性土地,怎么种出玫瑰的?杨莹很惊讶,总书记问得如此专业。


杨莹的回答要从2006年说起。那时候海南还没有自产玫瑰,而杨莹在上海的花卉公司生意红火。三亚市领导来沪考察,邀请她到三亚收购兰花。杨莹到三亚一看,兰花品种非常少。失望之余,她想,既然三亚是个天然大温室,能否尝试种植反季节的玫瑰鲜切花呢?


然而,由于“水土不服”、气候和技术等原因,玫瑰在三亚试种时死亡率很高,要么只长叶不开花,要么被病虫害折磨死光。那两年,杨莹付出了很大代价,无数次失败,无数次重来,专家换了一拨又一拨。“亏到300万元时,我真是伤心了,就想再坚持一下 ,不行就撤出……”终于,通过肥料改良土壤,在2008年7月28日种出了三亚的反季节玫瑰鲜切花。


从此,杨莹一笔改写了海南省没有自产玫瑰的历史。


2009年,杨莹在亚龙湾博后村租下了两千多亩土地,开启大规模玫瑰种植。“土地租赁费加上人工种植费,每个农民大概能有2万多元保底的年收入,也不再上山砍柴、毁林种地了,我们通过公司+合作社+农民的模式,那时就开始了精准扶贫。”但租金都交完后,杨莹才发现其中一块土地和旁边的不同,怎么也种不出玫瑰——这就是那片盐碱地。


“怎么办?最好办法是给这1000亩盐碱地全部换土,换完再上自制肥料,当地的小鱼我一吨吨地买来往地上撒。”正是杨莹的魄力,才有了后来2012年12月“三亚首届玫瑰节”的盛况,也才有了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看到的盐碱地上开玫瑰的神奇。


“总书记还追问,土地能增值,农民还能增收吗?我说,能。玫瑰做成衍生品,比如玫瑰花茶,玫瑰酱,玫瑰精油,玫瑰化妆品等。后来,总书记就在这片土地上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论断,‘小康不小康,关键看老乡’,还指示我们要做大、做精、做强,朝规模化、现代化、产业化方向发展。”


杨莹既十分自豪,又倍感鞭策,她把这10个字做成了红色大标语牌,竖在玫瑰谷的花田里,也永远刻在了心头。


而在十几年前,杨莹根本想象不到自己的玫瑰梦能做得这么大。


02

上海滩寻梦玫瑰香



1995年,从沈阳艺术学院毕业后,仅凭一颗爱花爱美之心,不满20岁的杨莹在抚顺开了一家“花之语”花坊。“所有的亲朋好友一边倒地反对我卖花”,大家都认为她该找份“更体面”的工作,父母更是希望她能当个老师,至少是“铁饭碗”。但杨莹就是铁了心要卖花——市场有需求,自己有创意。母亲拦不住,只好借给她3000块钱起步。


那时候,辽宁的大街小巷,花店还很少见,杨莹的生意很快火了,她每天起早贪黑,插起花来不分昼夜,一天下来腰酸背痛,几乎每个周末都要装二三十辆花车。冬天零下三十几度,从水里取花,冻疮年年起,杨莹却满心兴奋,不知疲倦。“只有几平方米的小店,营业额就达十几万元。花花草草,也一样有前途!”


为了追求进一步提升,1997年,杨莹来到上海跟随台湾老师学习花艺。偶然的机会,经朋友介绍,她接手了一个玫瑰园。“我太了解玫瑰花在花艺中的地位了!”杨莹迅速将业务延伸至玫瑰种植领域,面向上海花卉批发市场,供销整个长三角,主打本地玫瑰和泰国进口兰花。


杨莹在上海做的最骄傲的事,是把鲜花搬到菜市场卖。“这当时几乎是一项创举。可能今天你在普通饭店吃饭,在摆盘中见到石斛兰习以为常,但那时候,还很少有人像我那么干。”1999年,有一次,杨莹和泰国兰花种植商人吃饭时,突发奇想:能不能让石斛兰成为中高级饭店摆盘的“标配”装饰?


说干就干,杨莹与合作伙伴把泰国石斛兰直接拉到上海曹安蔬菜批发市场,并从附近餐厅订了一批菜肴,向来采购的每位客商现场展示,一朵小小的紫色兰花作为点缀,如何能让整盘菜熠熠生辉。结果,不到半年,上海市场泰国石斛兰的需求暴涨,每天都有15万支兰花从泰国发往上海,杨莹一炮而红。


03

变竞争对手为朋友



“看着一个毫无背景的外地女孩生意风生水起,‘地头蛇’眼红了,打着‘收保护费’的名义,非要和我‘抢市场’,我没同意。”莹还记得那天上海特别冷,对方直接带着一群人到市场上砸了她的摊位,又跑到公司砸了她的办公室,但她丝毫没怕。


杨莹非常冷静地说:“你不要碰我的员工,要碰碰我,你说你想怎么‘拿’这个市场,我们可以出去谈。”当时,杨莹的下属怕她遭到不测,想派一位男士护送她去,被她拒绝了。杨莹的理由是:按照江湖规矩,男人不能打女人,我一个人去最安全,也最有诚意。


上岛咖啡厅门口,杨莹用余光瞅见一车的人“磨刀霍霍”,但她连眼都没斜一下,跟着对方上了楼,坐下就是一通讲,讲这市场是如何一步一个脚印做出来的,讲她怎样亲自教泰国花农做包装……然后问“如果换你,单从曼谷出关到上海入关这一段,你能搞的定吗?就算全都送给你做,你没有金刚钻也没法揽瓷器活啊!一旦把市场做死了,你我都没好果子吃。”谈到后来,对方只剩一句:如果你把这瓶洋酒喝了,我就放弃。


想到这意味着全公司几百人的饭碗,杨莹把一瓶洋酒直接干了,对方目瞪口呆:“这市场是你的了,我认你当妹妹吧……”不打不相识,从此以后,两个人渐渐变成了朋友,兰德也真正占领了整个上海滩的市场。她相信,“没有永远的对手,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那份胸怀、勇气和智慧,先伸出友谊的手。”


也是靠这份勇气,杨莹一路向南,从辽宁到上海再到海南,令这片花的事业越开越美。


04

守住乡愁,鼓起腰包


2013年,杨莹开始打开大门,带领企业由传统农业种植向“现代农业+旅游”转型,实践在玫瑰产业上一二三产业融合的发展模式。特别是在玫瑰风情小镇的建设上,杨莹颇费了一番功夫。“我等于把玫瑰产业植入了博后村,让家家户户都有产业,你能卖饼就卖饼,能卖茶就卖茶,能开民宿就开民宿,你家没有劳动力,那就把房租给我……”目前园区内单是玫瑰特色民宿就有十余家,全年出租率可达75%以上。


在杨莹看来,一个村庄要想繁荣,必须有真的居民,否则一个漂亮的空壳是没有生命力的。“人是活的水,是一切发展的根。”杨莹说,在三亚做得最自豪的事,并非带动了多少农民致富,而是做了一条能长远涵养村庄生态的水系。“十年前农民不让我挖,为了灌溉玫瑰,我投了很大资金才挖成整条水系。”挖成以后,杨莹并没用钢筋水泥来护坡,而是栽种花花草草,现在这一派花木茂盛,成为村中一大景观。


不久前,杨莹对小镇做出了进一步规划——利用附近的水库,引一条河绕村而过,做成泰国那种“水上市场”,只卖水果和花卉。“我们把一条条船租给大家,那农民又多了一笔收入,既能守住青山绿水和家乡,又能鼓起腰包,过起花香四溢的日子。”



版权所有:三亚玫瑰谷爱唯实业有限公司  地址:海南省三亚亚龙湾国际玫瑰谷  备案号:鲁ICP备06030211号-1